<span id="wzacy"></span>
<optgroup id="wzacy"></optgroup>
  • <ol id="wzacy"><output id="wzacy"><b id="wzacy"></b></output></ol>
    <span id="wzacy"><video id="wzacy"></video></span>
  • 頭圖加載中...

    loading

    《六騎環祁連,千里看河山》| 70周年大慶日,帶著紅旗騎著車,去飽覽山河!

    • 出發時間/2019-10-01
    • 出行天數/7 天
    • 人物/ 和朋友
    • 人均費用/2000RMB

    2019年國慶節,祖國成立70周年。

    距離國慶節還有一個多月,祖國的心臟—— 北京 早已經開始準備一場盛大的慶典和閱兵,全國的城市也早早在街頭上掛上燈籠,展開紅旗,準備迎接這個重要的日子。
    雖然還沒有到 大慶 之日,全國上下已經充滿了節日的氣氛,“紅色”成了那個夏末秋初的主色調。

    隨著時代滾滾向前,祖國的發展越來越快,人民的日子也越過越好。尤其是最近兩年,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民族自豪感正在經歷質的轉變。

    回想這70年經歷了一路坎坷,越發讓眼下的盛世顯得更加珍貴,也我們更加感慨和慶幸擁有這種生在紅旗下的幸福。

    每每涌現這種情愫,我就會想到自己的戶外經歷——哪一次不是坎坷波折,甚至充滿離奇和意外,但最終無一例外,每次又都能收獲沉甸甸的收獲和難忘的回憶。

    作為戶外運動愛好者,自然更加十分感謝生在 中國 這樣一個自然地理環境如此豐富的國度。

    于是,在這臨近假期的時候,忽然想要用騎行的方式帶著紅旗去環 祁連 山,看一看祖國大好河山!
    —————————————————

    五天騎行的一些碎片影響

    關于成員

    從左到右依次是九零,豆芽,小孟,彥臣,山巍,小孟。

    我是彥臣,是這篇游記的作者,也是線路設計和活動發起。這篇游記以第三人稱的方式講述,正文中的“彥臣”就是我。

    九零,是我的前同事,因為向往這段行程,雖然是一個沒有參加過太多騎行活動的菜鳥,還是加入這個計劃。再加上身體抱恙,幾天下來受了很多苦,遇到了很多的波折,隱忍又堅強的九零。

    豆芽,隊伍中唯一的女同志,在騎行論壇報名了彥臣的活動。雖然騎行過川藏線,但已經久疏戰陣,后來因為各種狀況,一路上也吃了很多苦頭,真是巾幗不讓須眉。

    小孟,因為騎行與彥臣結緣,參加過彥臣的一些短途活動,這是第一次參加彥臣的中長途計劃。小孟活潑愛笑,一路上總是默默支持彥臣和整支隊伍。

    山巍,因為跑步與彥臣相識,因為騎行與彥臣相識,于是……山巍開始叫彥臣為“師傅”,因為是彥臣帶他進入了騎行圈,打開了新世界。

    小灰灰,在幾個人中與彥臣相識最早,在2017的環 青海湖 騎行中結識,又幽默又有才華,只是在高原戶外運動中,狀態時好時差,此行又吃了一癟子。

    【預告圖以及引子】:我們為什么騎行?

    巍峨的俄博嶺,依然大雪紛飛,氣溫已經跌破零度。

    彥臣本來想在埡口等九零、小灰灰和小孟一起下山的。但是,他和豆芽渾身濕冷難耐,實在忍受不了這刺骨的風雪,兩人猶豫了一下便直接下山直奔峨堡鎮了。

    更早先下山的山巍,正站在峨堡鎮的一家飯店門口等大家。一見到剛下山的彥臣和豆芽,他便大呼起來:“在這里!我在這兒!師傅!”

    他們看到山巍,便趕緊停下車子,來到了飯店門口。彥臣的身體打著寒戰,因為受凍的原因,動作也有些僵硬。山巍撩開門簾,繼續說道:“來,快進屋,烤烤火。”

    聽到有火烤,豆芽也加快了一些動作。

    進屋之后,一股暖意撲面而來,繼而全身都被暖意包圍了。彥臣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身心隨之都放松下來:“好暖和啊……”

    坐在角落里的店家閨女約摸有八歲了,見有人慌慌張張地走進屋子,小姑娘也停下了手中的作業,好奇地看了過來。

    彥臣還沒有脫掉雨衣,他實在太冷了,以至于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不舍得脫掉。他還一直不停地在打冷顫,甚至覺得這突然而來的溫暖有些夢幻和奢侈。

    豆芽此時已經脫掉了濕透了的鞋子,放在稍稍靠近火爐的地方,然后自己也靠了過來。她穿的本就是一雙透氣的跑步鞋,又經過一番風吹雪打之后,現在已經幾乎毫無保暖的效果,雙腳也早就已經凍僵了。

    不多時,小灰灰、九零和小孟也一起到了。山巍又趕緊推門出去,招呼他們進來。大家一邊烤火一邊要了些各自喜歡的熱食。

    每個人的神情都有些疲憊,只有小孟在經歷了這般風雪之后,語氣里還略帶興奮:“凍死了,凍死了……”

    小灰灰則因為腸胃不適,自打 民樂 縣出發之后就水米未進,體虛乏力的他和精疲力盡的九零幾乎用盡了最后的意志力才爬上俄博嶺。

    大家的狀況都差不多,融化的雪水已經灌進了鞋子和衣領,褲腿已經濕到了大腿。再往上到手套、手臂和發梢……每個人全身都是濕噠噠的,凍得哆哆嗦嗦的。

    “又來了三個落湯雞……”坐在一旁的小姑娘又抬起頭來,好奇地看著他們。

    不多一會兒,老板娘招呼小姑娘幫忙上菜。小姑娘給彥臣端過來一碗熱騰騰的羊肉湯,順便問道:“你們過來玩,為什么要騎車呢?”

    彥臣從來沒有被這么問過,他愣了一下,但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便只好用一些老生常談的說辭說到:“因為……可以鍛煉身體啊,可以慢慢看風景啊,因為……因為喜歡啊……”

    小姑娘聽后也愣住了一下,她顯然沒有得到自己滿意的答案,仍然是一臉疑惑。

    彥臣看了看她,又繼續說到:“因為騎車的時候,人的感受和故事會比較多吧……”

    小姑娘沒有說話,看來她并不打算得到什么解釋,便靦腆地走開了。

    彥臣自知,自己的答案對別人來說并沒有什么說服力,他也不再追著回復什么。而此時圍著火爐的其他五個人,也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即便都曾懷疑過。

    但是等到雨雪停下來,身子烤暖了,飯也吃過之后,六個騎士再次披掛上陣。他們重新穿上濕漉漉的衣服和鞋子,戴上頭盔,跨上自行車,幾個蹬踏就消失在了小姑娘那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了。

    這決然的背影似乎就是騎士們的回答,再也沒有什么言語。

    有時候,人們做一些事情,往往是難言什么因由的。也許是聽說事情很酷很美,也許是因為過程中做得開心,也許是因為做完之后回憶悠長,又也許是別的什么挑戰自我,熱愛運動之類的說辭……

    你看,如果非要說出什么道理的話,他們也可以列出一長串像是超市賬單一樣的清單。

    但最重要的是,在每個騎行者的內心中,總是有個隱隱的聲音在召喚:去吧,去吧,路就在前方!

    于是,他們出發了,向著未知。

    僅此而已。

    【正文開始】

    (一)前方有路無對錯,騎士相約不言多

    緣 起

    所有的故事,都源于一個小小的念頭,只有終結于一個付諸實施。

    彥臣在環 青海湖 騎行的時候,遙望 祁連 山上的皚皚白雪時,就埋下了這個念頭。后來,貓貓在 甘肅 旅行的時候,在火車上給彥臣發來 祁連 山的壯闊景色,說到:“高原總是這么引人入勝,讓人魂牽夢縈,總也忘不了。”

    于是,彥臣開始查閱有關 祁連 山的資料,便愈發對這個 中國西北 的沙漠綠洲感到好奇。

    最終,他很偶然地在連綿的 祁連 山脈找到了一條環形路線,起止點均位于 張掖 ,一共不到500公里左右,剛好是一個七天小長假可以完成的騎行距離。

    自此,“騎行看 祁連 山”的念頭便慢慢在彥臣的心里生根發芽了。但他逐漸發現這條線路的難度大大超過了以往,還聽說有一段沒有修好的搓板路,也讓他心憂不已,猶豫不決。

    即便又尋找了一些其他的線路,可彥臣終究還是放不下對 祁連 山的向往。

    2019年8月,他確定了大致行程,便嘗試發了一條約伴騎行的朋友圈:“排除了一些選項,確定了一條環 祁連 山的行程,共計450公里,爬升6000米,用5天完成……”

    五人成伍

    相比以往約伴時的冷冷清清,他這次很快就收到了回復,即便他在約伴內容里聲明了這條路的難度,很多糟糕的狀況和難以預料的東西。

    山巍自打去年和彥臣騎行歸來,就一直等著彥臣今年的國慶騎行計劃。但是令山巍感到困惑的是,每次問起他,總是得到如出一轍的回答:還沒有想好。

    山巍并不了解彥臣心里的糾葛和猶豫,當他得知是 祁連 山的時候,也沒有猶豫就立刻去查了一下火車票,對彥臣說:“只要買得到票,就是干!”

    小孟在一年多以前和彥臣騎過一次車,和山巍一樣,他也一直在等彥臣的國慶計劃。看到彥臣的計劃時,只說了四個字:報名,報名!

    小灰灰本來打算去 臺灣 或者 川西 貢嘎 的,因為各種不方便,最終也加入了彥臣的行程。彥臣問小灰灰:“我記得你說,川藏之后再也不騎車了啊?”

    “哈哈哈,那是當時。這不是也沒什么其他好玩的地方……”

    令彥臣想不到的是,時間一晃到了九月之后,竟然有一個同事也找到了彥臣:“國慶有計劃了不?”

    他是九零,彥臣的前同事,一直喜歡滑板和籃球,對戶外也有著一如既往的向往。彥臣告訴他今年目的地是 甘肅 之后,九零激動地對彥臣說:“我剛好也在看 甘肅 !覺得自己的體力還可以……”

    但當他看了彥臣的具體計劃之后,剛開始的心動和自信,逐漸變成了些許的擔心:“450公里,6000米爬升……我從來沒有騎過長途,心里有點兒發虛……”

    “那恐怕你需要多考慮一下,騎行可是沒有太多退路的。”彥臣從不慫恿別人加入自己的計劃,總是盡力客觀地描述,然后交給本人做決定。

    “我大學的時候,騎過一次30多公里的,也有些爬坡呢,你幫我看看難度如何?”九零隨后把起止點告訴了彥臣。

    “呃……你這條路哪有什么大的爬坡啊……也就相當于我一天行程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吧。”

    “這就尷尬了……”這時九零的擔心,其實一點兒也不比彥臣當時的猶豫少;而這個國慶計劃對他的吸引,同樣也一點兒不比彥臣少。對于九零的加入,彥臣心里難免多了一絲擔憂。

    就這樣,彥臣、山巍、小孟、小灰灰、九零五個人,或是毫不猶豫,或者心懷忐忑,最終都確定了行程。

    六人成隊

    其實,除了這幾人之外,也有一些朋友也曾認真考慮過彥臣的計劃,最后都迫于各種問題不得不放棄。

    戶外計劃需要考慮的事情總是比普通旅行多很多,從行程到體能,從裝備到心理,都要做好盡量 萬全 的準備。

    當然,故事開始前的種種考慮,都會在旅途中變成故事。

    “請問,騎行隊伍成行了么?”就在九月已經過半,彥臣覺得隊伍定型的時候,又收到了一個詢問的消息。

    “成了,有四五個人。”彥臣細看這人竟然是個女生,便又強調了一句:“都是男生……”

    “哦,這個沒關系。反正之前的騎行一直都只有我一個女生,習慣了。”

    習慣了——與五個完全不相識的人結伴騎行,風輕云淡的三個字背后,除了她自己誰也說不清,這到底需要一個女生有多少底氣和勇氣。

    彥臣見豆芽也頗有些經驗,便也平靜地回復說:“嗯,你能接受就好。”然后,他又給豆芽發過去了很多注意事項,請她確認各種細節有沒有問題。

    只消一個眨眼的功夫,豆芽就回復道:“沒有問題。已經看完了。可以遵守規則。”

    彥臣暗暗佩服豆芽的爽快性格還有閱讀速度:“好的,那個其實也不是什么規則啦。一些注意事項而已……”

    原來,豆芽的國慶假期剛好在 蘭州 出差,便臨時決定在 甘肅 找個地方度過這個假期,偶然成了這個隊伍的第六人。

    本篇游記共含61672個文字,503張圖片。幫助了游客。 舉報
    相關目的地:祁連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
    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不要vip

    <span id="wzacy"></span>
    <optgroup id="wzacy"></optgroup>
  • <ol id="wzacy"><output id="wzacy"><b id="wzacy"></b></output></ol>
    <span id="wzacy"><video id="wzacy"></video></span>